首頁 課程系列 公開課 培訓資訊 關于競越 招才納賢
  中文版 | ENGLISH  
關于競越
 
公司介紹
特色優勢
 
合作客戶
 
合作伙伴
聯系我們
公司新聞
 
精彩瞬間
 
 
 
首頁 >> 關于競越 >> 公司新聞
2019-7-24 13:01:32 
分享到:
專訪|競越首席顧問朱力——穩步登高的攀峰者
 

  在“2018~2019年度(第十屆)中國人才發展菁英獎”頒獎典禮上,朱力先生榮獲個人獎項最高獎——“卓越貢獻獎”。他手捧獎杯站在舞臺中央,顯得格外耀眼。

  而光芒的背后,則是無數星光的匯聚。回顧往昔,從培訓理念的傳播者到身體力行的踐行者,從行業的領跑者到人才培養的發力者,一路走來,水到渠成。

  20余年耕耘,3500次授課,50000名學員,超過300萬公里飛行……朱力先生的這條職業路,或許就是一場腳踏實地攀登高峰的旅程,漫長而堅定。

一邊是“飯碗”,一邊是“夢想”

從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后,朱力憑借優異表現被推薦到了民航總局。旁人看來,從此可以捧著“金飯碗”衣食無憂的他,卻只在民航總局待了不到一年,便悄然辭職。1994年,在他人的引薦下,32歲的朱力成為面向中國和東南亞發行的區域性管理月刊——“世界經理人文摘(WorldExecutive’s Digest)”中文版主編。

改革開放不久的90年代,許多現代西方管理理念在中國并沒有相對應的概念,更沒有合適的途徑傳入中國。通過這本雜志,朱力把一些重要的理念翻譯成中文,并率先在中國傳播開來。如“領導力(Leadership)”“團隊合作(Teamwork)”“業務流程再造(Business Re-engineering)”“授權賦能(empowerment)”等等。

有一則軼事是關于“現代管理學之父”——Peter Druker的譯名,還曾鬧出一番“烏龍”。當時,朱力將其譯作“彼得·德魯克”,并很快在大陸傳播開來;而同時期,中國臺灣譯為“彼得·杜拉克”,更接近原文讀音。但因為朱力當時的錯誤譯名最早在“世界經理人文摘(World Executive’sDigest)”上出現,而這本雜志在當時影響力之大,使得德魯克的叫法已經難以更正了。雖然不完美,但似乎也驗證了朱力在早期培訓理念傳播過程中的重要貢獻。

可是,僅僅是名詞概念和理論知識的引進,并不能滿足當時求知若渴的中國企業家的需求,他們需要更專業的理論學習與實戰經驗。為此,朱力開始邀請一些西方的專家、培訓師、管理顧問來到中國,基本每個月都會在北京、廣州或者深圳、上海、香港等地舉辦大型的“管理研討會”,平安、華為、萬科、美的、用友等企業成為當時研討會的“??汀?。正是借助這種研討會形式,朱力不僅幫助國內企業家打開了眼界,也為像麥肯錫、安達信、DDI等國外咨詢公司接觸新興的中國民營企業和改制進取的國有企業提供了最初的途徑。

“領跑者”的路上,義無反顧

中國企業家對西方管理知識的渴求不僅給朱力帶來了成就感,更使他產生了使命感——幫助中國企業樹立競爭優勢,后來這也成為了競越顧問公司的使命。

他開始規劃一個更大的“藍圖”?!芭嘌敵幸檔畝嗍聳竊諛撤矯嬗興ㄊ?,但又不愿受組織約束的專業人士。他們單打獨斗而不愿意建設組織,即便是管理和領導力培訓領域的專家,也缺乏打造組織的信心?!庇謔?,朱力決心在這樣一個知識服務領域,建立有一定規模并且能為客戶持續提供優質服務的企業。帶著這份使命與擔當,朱力開始了艱辛的創業之路。

1996年9月,競越成立了。通過競越,朱力再一次用西方的現代管理理念和技能為中國新興企業的成長打足了“營養針”。

可是,在當時的背景下,一連串問題接踵而至:培養專職講師、引進版權課程、建立市場、開拓客戶、?;ぐ嬡ā揮幸患慮槭怯邢壤裳?。出乎意料的是,在多數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朱力卻把事情做成了。

做正確的事:20余年堅持數據庫營銷

競越創立伊始,愿意為管理培訓買單的客戶少之又少,這給競越帶來了很大的挑戰。朱力受前家公司的影響,逐漸意識到若要打開市場,首先得做好數據庫營銷:競越開始大量收集用戶信息,篩選出的有用數據一封一封寄信,把公司理念和產品傳達給用戶。

在當時,大部分同行都沒有決心去做這樣一件高成本的事,而競越一做就是20年。朱力相信,“20年堅持做一件事,盡管沒有即時的回報與收益,但總有‘水滴石穿’的一天;開始的幾封信也許并不會引起注意,但客戶總有打開那一天。幾次下來,如果客戶發現你對企業的問題描述得越來越準確,你提供的解決方案越來越符合他的期望,這時,你收獲的就是信任與認可,持續下來,競越就積累了一筆巨大的無形財富?!?

隨著時代的進步,電子郵件及新媒體逐漸取代了信件,但不變的是營銷模式?!熬涸講皇侵泄鈐緄吶嘌倒?,但我敢肯定,競越一定是較早開始持續做數據庫營銷的公司?!碧訃按?,朱力自信滿滿。

打好“人才持久戰”,不計代價

隨著競越的客戶越來越多,范圍越來越廣,品牌與質量也逐漸得到了企業的認可。此時,一個棘手的問題出現了——“人手不夠”。這迫使朱力開始投入巨大的精力培養并留住優秀的講師,這樣的做法在當時的培訓行業史無前例。

“建立人才通道,才能有出有進”。對于人才的招聘,朱力始終堅持要持續引進高素質的講師。為留住并培養他們,朱力開始開發訓練講師用的教材和課程,把長期親身經歷的培訓實踐抽象成了一系列模型和方法論。其中,“井然”“自如”“入化”課程三部曲(見TIP)是朱力長期、大量實踐的理論總結,不僅在競越公司內部使用,更成為中國市場上獨樹一幟的培訓師培訓課程。

二十多年過去了,競越累計招聘并培養講師近200位,最終鍛造出一支擁有50多位精兵強將的成熟講師隊伍。

TIP:“井然”、“自如”、“入化”課程三部曲

“井然” 主要掌握培訓師的基本功,做到表達清楚、重音和手勢配合語言表達、回答問題切題、教具和課堂布置到位。這個階段以培訓師講授為主,學員被動接受。

“自如” 讓已經掌握基本功的培訓師進階。此時要做到多問少說,引導而非告知,跟隨學員的進度而對培訓師預先準備的內容自如地進行調整。培訓師植入了讓學員思考、反饋的機制,并且在學員充分思考和消化的基礎上,通過引導,得到培訓師預先設計好的結論,做到既給學員思考和討論的空間,又能實現預定的學習目標。

“入化” 讓有經驗的優秀培訓師“出神入化”,做到創造學習。具體而言,就是要求做到少問少說,創造能夠引起思考和辯論的學習經歷,不再引導結論而是激發思考,運用學員自我的資源和內在的能量進行學習,通過激勵每個個體以及激勵群體共創學習氛圍。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向侵權堅決說“不”

21世紀初,培訓市場逐漸繁榮,不少人看到了爆款課程帶來的巨大收益,開始隱隱作祟,盜版課程開始露出水面。這時,朱力站了出來,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2年,競越在中國贏得了第一個培訓課程盜版侵權案。在他看來,維權案的勝訴,不僅給身邊的人敲醒了警示鐘,也給培訓行業版權所有者指明了方向。確實,隨著競越版權官司的勝利,同行對用法律手段維權也開始有了信心。

不僅如此,朱力也是中國率先引進西方的IP培訓產品的人。早在1998年,朱力就簽訂了中國培訓界第一份版權課程代理協議,引進瑞典Celemi(賽樂敏)公司的“決戰商?。―ecision Base)”沙盤模擬培訓課程。這種與國外的版權方合作,成為競越在中國開創的一個獨特的業務模式。目前,競越已經運營著20多門來自西方國家的IP培訓產品,而朱力則是把這些產品漢化、本地化的直接“操盤人”。

也也因此,美國Persona Global(培頌能全球)公司總裁Jon Gornstein先生曾這樣評價朱力:

"朱力先生是中國培訓界少有的對中國之外的培訓行業和專業知識有所了解的人。他對歐美一流的培訓和人才發展有著深入的了解和洞察。
我必須說,朱力對不同國家、教育、商業和文化背景而形成的學習方式和培訓風格了如指掌,能夠最有效地聯通彼此。"

乘著?;某嵐蚍上?/strong>

曾有競越員工說:“在競越,沒有穩定期,永遠都在挑戰期?!本涸接澇對諤粽街謝鈄?,而朱力則是那個乘著?;上璧娜?。

要“砍樹”,先學會“種樹”

在朱力看來,一個企業的正常運作需要制造、銷售、研發、組織能力建設與人力資源建設;但有些企業總愛把“尾巴”去掉——一味地賣產品,根本沒有耐心去做研發、組織發展與人才隊伍建設,這對競越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那些堅持放長線、持續研發,做組織能力建設的企業,終究會戰勝靠短期商業模式去生存的公司;大家都在‘砍樹賣錢’,而人才發展和組織建設則是在種樹,砍多少樹,必須種多少樹,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敝熗σ馕渡畛さ廝?。

但朱力又是樂觀的。首先,華為的成功讓大家看到了研發的重要;“楊三角”的受歡迎程度,也說明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認識到組織能力對戰略經營的意義;另外,中美貿易談判之后,外企的回歸會給像競越一樣的公司帶來生機?!白鏨獠皇嵌膛?,而是一場馬拉松,我對未來培訓行業的前景信心十足?!敝熗πψ潘?。

是幫助學員學習的“仆人”,而非控制學員的灌輸者

“飛翔”的路上,挑戰與機遇總是如影隨形。二十幾年來,朱力始終懷有一顆憂患之心,不斷挑戰自己,堅持每年講授150天以上的培訓課程。

“給人一瓢水,自己得有一桶水?!痹謚熗蠢?,一個好的領導者首先要有高瞻遠矚的心態與堅韌不拔的品格,其次是敏銳的洞察力和強烈的學習欲望,保持學習的成長性思維。所以朱力始終帶著“沒有任何一個學員在此刻愿意跟你學知識”的信念,活到老、學到老。

當有了淵博的知識與透徹的理解之后,還需要有更多的服務意識,這樣才能洞察他人需要,更好地理解所教授的內容。正如Celemi(賽樂敏)創始人之一Klas Mellander所說:“ we are here in service of people;we are nothere in control of people”(我們是服務別人的仆人,而不是控制他人的人)?!耙桓齪玫鈉腿擻Ω檬喬『迷諛閾枰氖焙?,做了需要的事,而你卻察覺不到他的存在?!敝熗τ牒芏嗯嘌道鮮Ψ淺2煌囊壞閌?,他站在學員身后的時間遠遠多于站在教室中間的時間。

在課堂上,他講的每一句話,都出現在學員有問題的時候,他講的內容恰好是學員頭腦中正在困惑的疑問。他堅持讓競越的所有老師相信培訓的主體是學員而不是培訓師,培訓是學員“學”,而不是被“教”的過程。

朱力和競越的老師們都非常喜歡競越《自如》課上的一段話:

大師不定義重力,除非學生發問:“落葉為何總是歸根?”
大師不講定律,寧肯學生納悶:“兩塊石頭一輕一重,松開手,為什么總是同時觸地?”
大師不教公式,直到學生說:“肯定有一種更簡單的方法,表達這種現象!”
大師與學生共舞。大師不教,而學生學。

20余年耕耘,3500次課堂,50000名學員,超過300萬公里飛行……朱力先生的這條職業路,或許就是一場腳踏實地攀登高峰的旅程,漫長而堅定。這兩年,朱力開始培養自己的接班人,搭建新的團隊。也許,未來競越將會在朱力踩出的實路上大步向前,走出一片更加廣闊的天地。

[ 責任編輯:競越顧問 ]
分享到:
版權所有 © 2011 競越顧問公司 粵ICP備05137830號  法律聲明 | 星球探索 | 聯系我們
{ganrao}